全球粮价再掀上涨旋风 而眼下时间点再糟糕不过

发布时间: 2021-03-02 18:20:47 来源: 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粮价作为百价之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如今,全球粮食价格正刮起新一轮的上涨旋风,时间点则再糟糕不过……

由于主要消费大国需求复苏,加之疫情下脆弱的供应链和不利天气导致全球多地产量锐减影响,从大豆到棕榈油的各种商品价格近来纷纷上涨,带动全球粮食价格创六年多来的新高。

不少机构警告称,世界正进入商品“超级周期”。通货膨胀将给消费者带来额外压力,而因疫情大流行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部分地区的货币贬值,普通消费者的购买力本来就在下降。

粮价暴涨 抢粮大战再度上演

粮价的涨幅有多猛?世界各地的民众或许可以列举出一大串例子:在印尼,豆腐比去年12月贵了30%。在巴西,当地龟豆价格比去年1月上涨了54%。在俄罗斯,消费者购买糖的价格比一年前高出了61%。

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2月4日发布的《谷物供求简报》显示,全球谷物库存量已经降至了5年来的最低水平。再加上近年受病虫害影响,2021年美国、乌克兰、巴西、阿根廷、越南、印度等粮产地产量均下调,粮食价格很可能将进一步上涨,各国间的抢粮大战或将再度上演。

1月份,受到大米主产国产量减少及亚洲和非洲各地强劲需求的影响,国际大米价格总体上涨11.2%,同比大涨42.3%。全球前三大大米出口国印度、泰国和越南的大米价格已经涨至三年来最高水平。

不利的天气因素加剧了粮食供应的短缺。2020年,南美洲出现了天气干旱等问题,导致当地的粮食产量受到影响,玉米的收成比较少,整个市场上的玉米供应陷入紧张,各个国家的库存也不断减少。

乌克兰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粮食出口国,因为受到了产量的影响,已减少了粮食出口数量。据悉,乌克兰预计在2021年出口玉米数量将降至2400万吨,美国预计出口数量为960万吨。这两个国家减少玉米的出口数量,势必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粮食价格,价格上涨已成必然。

而受玉米价格上扬和全球需求强劲推动,小麦价格当月也强势上涨6.8%。作为全球最大小麦出口国之一的俄罗斯,宣布将启动永久性谷物出口机制,6月2日起小麦出口关税将从固定关税转为浮动公示计税。

新兴市场民众深受其害

由于此前全球央行的极度宽松政策,石油、铜等大宗商品价格已随之上涨。而粮价的飙升,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通胀带来的潜在冲击。

新兴市场正深切感受到原材料成本飙升带来的痛苦。尽管粮价上涨对各国的冲击程度不一,但巴西、俄罗斯、尼日利亚、土耳其和印度五个中等收入大国的情况最令人担忧。这些国家均人口众多,食品支出在消费者价格篮子中占比较高,政府在控制食品价格方面面对更大的压力。

注:粮食通胀对各国的影响并不均衡

牛津经济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在新兴市场国家中,巴西这个拉美最大经济体因其货币持续贬值,在过去一年中食品价格相对于总体通胀率的上涨速度最快。

尼日利亚这个非洲最大经济体的食品价格占该国通胀指数的一半以上,1月份食品价格以12年多来最快的速度上涨。平均每个尼日利亚家庭在食品上的花费占其预算的50%以上。这些成本加剧了在疫情期间一直困扰尼日利亚的粮食安全挑战。

在印度,粮食问题已导致政治局势陷入紧张。印度总理莫迪开放谷物市场的计划,被指会导致农民收入锐减,有关抗议活动不断升级。风险分析评估公司Verisk Maplecroft指出,印度政府削减食品和燃油津贴经常会引起动荡,而未来两年的预测并不乐观。

此外,作为全球人均最大的面包消费国和最大的面粉出口国,土耳其同样特别容易受到大宗商品市场反弹的影响。1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8%,谷物和蔬菜等主要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在俄罗斯和阿根廷,政府已经对某些主食实行价格限制,试图控制国内食品价格。而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则下令对食品价格上涨进行调查。

发达市场消费者亦难幸免

事实上,即便是在发达经济体,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消费者也在此轮食品价格的上涨中蒙受了不小损失。不少食品公司此前已经承受了与疫情有关的运输中断和包装成本上升的压力,此时再无余力消化粮食价格飙升的成本影响。

加拿大达尔豪西大学农业食品分析实验室主任Sylvain Charlebois说,“人们将不得不习惯于为食物支付更多的钱。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美国最大包装食品公司康尼格拉品牌公司(Conagra Brands Inc)首席执行官肖恩·康诺利(Sean Connoll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正在经历通货膨胀。油、猪肉、鸡蛋,以及纸板和钢铁等包装材料的成本都在上涨。该公司表示,提高价格是今年应对成本上涨的手段之一。

根据尼尔森的数据,在美国,截至1月2日的一年中食品价格上涨了近3%,几乎是整体通胀率的两倍,这对于底层家庭来说无疑是致命的。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则显示,美国最贫穷的人群已经把收入的36%花在了食品上,而像零售业和运输业这样的低工资行业的大规模裁员也增加了许多家庭的压力。

与此同时,发达国家的人们开始对饥饿和营养不良投入了更多关注。在英国,Trussell信托在疫情期间每天向儿童发放2600份食物包裹。据美国最大的饥饿救济组织Feeding America的估计,在美国,疫情使1320万人陷入粮食安全危机,这比2018年增加了35%。

尽管发达市场往往不会受到短期价格飙升的影响,因为食品加工流程更为复杂,成本的增长通常不会立即显现出来。但这也可能导致出现另一种所谓“缩水式通胀”的情形——即价格不变,但产品供应减少。在英国,这一直是一种常见的策略,毕竟超市价格战使价格一直以来都保持低位。

英国国家统计局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012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间,食品公司面临着成本上升和英镑贬值的问题,多达2529种产品容量被做得更小,是尺寸增加数量的四倍多。

而作为粮价上涨的应对措施,与新兴市场不同,在一些较富裕的国家,政府更注重自给自足而不是价格控制。法国正计划提高高蛋白作物的产量,以减少对大豆进口的依赖。新加坡最近成为首个批准销售实验室制造的肉类的国家,该国正努力提高国内食品产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